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羊盟动态  > 设计之旅
设计师用10天看了几十个作品后,写下了这些感悟
发布时间:2019.07.09        查看次数:56

©颜家国  | 羊盟世界行第6期考察团队在哈佛大学


“每一年,羊盟都会组建中国南部优秀的设计师团队,用10天时间游历于世界优秀的设计作品和设计企业,为大家的设计生涯补充新鲜血液“,羊盟世界行第6期学术领队彭勃说到。


彭勃,羊城设计联盟对外交流事务部主任/澳大利亚IAPA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/主持建筑师,担任羊盟世界行第6期活动学术领队,为中外设计企业交流与作品考察提供创意计划,并在考察过程中予以引导。

 

在2019的年世界行年度考察活动中,羊盟组织了20人的团队在美国与加拿大的三大城市进行了走访与考察,这是国内设计师与国际一流设计企业和同行实现深度交流的契机,以加深我们对国外前沿设计理念的理解,从中汲取先进的设计与管理经验。羊盟自媒体对其考察感悟进行整理、发布。

 

做好设计是企业常青的根本



盛宇宏 | 羊城设计联盟会长、汉森伯盛国际设计集团董事长、总建筑师



在拜访的很多企业中,SASAKI的企业经营是一个经典的学习榜样。我们不妨问自己,在20-30年后我们能否以创始人之名让企业良性运作下去,继续为这个社会做贡献?好的企业应该是,设计师加入企业时可能只有50分,因为企业给他提供的网络、资源和管理思维,能让他发挥70-80分的能力,个体在企业得到更多发挥,这是最重要的。

 

当然,在我们认知到所有优秀的案例后,也需要冷静审视自己的位置,无需照搬,毕竟国内外土壤不同,做好设计是企业常青的根本。


“员工获取资源的能力有多大,企业就有多大”



彭涛 | 羊城设计联盟副会长、秘书长、GVL怡境国际集团董事长

 

SASAKI拥有接近1/3来自哈佛等名校的人才,其人才厚度接近国内一般设计企业的3倍。企业内部实行项目制,减少培训,实现了人才双向选择,员工得以加快成长。纵观国内设计企业,我们虽然人数多,但人才厚度不可比拟。设计企业应该是智力密集型,而我们很容易走入人力密集型。

 

另外,企业的体系架构不在于人数的多少,而表现为授权能力。员工的成长与授权紧密相关,更大程度地授权让员工发挥所长,所谓“员工获取资源的能力有多大,企业就能有多大”。


经典流传的现代主义



陈宏良 羊城设计联盟理事、天萌国际设计联合创始人


波士顿是一个高校林立的城市,在波士顿东北大学、哈佛大学、麻省理工大学、耶鲁大学近距离体验了诸多大师作品,对设计的场景感提升到更高层次。诸如市政厅的野兽派建筑,是60、70年代粗犷的混凝土建筑风格,在当时很新潮,现在看却倍感冷冰,我们看到类似风格性强的作品正在慢慢式微。


陈宏良与考察团队在Hundson Yard


©颜家国  | 耶鲁大学美术馆


相反,我们造访的由路易斯·康设计的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,这种非常理性却又内含温度和感情的设计,却在经年之后活力依旧,值得我们学习思考。


 

设计赋能生活



丁劭恒 羊城设计联盟对外交流事务部副主任、思为国际建筑事务所设计总监


国内与国外公司最大的差异在于研发,国外企业关注前沿或者边缘地带的设计探索,敢于向社会问题提出挑战,一个城市需要这样的前瞻性力量去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。反观自身,我们是务实的,我们应当警惕务实的双面性,要想面对未来的设计,还需要分阶段、两手抓,让设计为基础设施与生活品质赋能。


©丁劭恒 在多伦多土生土长的Frank Gehry,为AGO设计了精彩绝伦的木构空间,中庭梦幻般回旋的楼梯,有一种说不出的摄人魔力 。


©丁劭恒 Frank Gehry的叛逆不羁与我行我素


©丁劭恒 偶尔喜欢温柔的Frank Gehry



全能设计师的新机遇



颜家国  | 天萌国际设计联合创始人


由于中外设计教育体系的差异,设计师的全专业把控能力千差万别。国外设计师在参与项目时通常具备全专业的能力,因其在大学时期,根据自己的特长选专业,而国内的建筑系大学生读了5年,最后的方向却不一定是个人最擅长的方向。


©颜家国 | 波士顿大学图书馆


©颜家国  | 飞鸟车站


有趣的是,在国内,建筑专业的人才往往相对高冷,景观设计师较被动,室内设计师更多地处于配合角色,多个专业之间等级分明。而当下与未来,企业需要的人才一定是综合能力强的人,这一点我们还在补课、学习阶段。


  

看见设计的外延价值



蔡志武 | 广州丽联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


国外设计公司的业务范围较全面,建筑公司的业务大多涵盖了从建筑到室内、景观的全专业范围。甚至像SASAKI这样的企业,不仅在规划和景观设计上首屈一指,还以家具研发增强客户粘度,在某种意义上,设计具有外延的可能性。而像家具这样的产品,不仅仅满足实用功能,还为场域环境营造艺术氛围,我们此行参观的很多博物馆,其前庭都会看到家具的摆放,家具作为一种艺术品发挥了外延价值。


家具在办公空间中也扮演重要角色,体现为人文关怀和对企业品牌理念的演绎。在SASAKI的办公空间中,运用了各种外形与色彩的家具,体现空间的多种可能性,代表来自不同国家的员工文化在公司的融合。

  

  “是对的就要去坚持”



周文胜 | 广州榀格室内设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


此行考察,行摄之中让我感慨良多。第一是,设计师的专业精神来源于个性化的教育,只有在学校就培养一种独立的思维方式,走入社会才会一如继往地去实現专业的价值。第二是,投资任何产品不如投资自己,投资自己的兴趣与爱好,经年累月转变为一种自然的价值。第三是,建筑师或设计师要用专业的精神去坚持,“是对的就要去坚持”。第四是,当尊重变成一个习惯,自然也会变成一种专业精神,于团队或个人而言,都是如此。第五是,把设计当成一种研究,当成一种科学,不能只是一种赚钱的工具,收获会更多。


©周文胜Royalontario Museum-studio  Libeskind


©周文胜Bergeron Centre for Engineering Excellence - ZAS Architects + Interiors


©周文胜Wong dai sin temple shim sutcliffe archiect's


场域精神给人以自信



梁礎夫 | 广州市铭唐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、设计总监


SASAKI的办公空间达成了人与空间的融合,人所散发的气质是组成空间的一部分。场域是赋予人一定精神气质的空间,一家企业的工作环境越好,越体现出规模大、有情怀,情感存在于物理空间与精神世界的交流之中,在这样的场景中,人也变得勤奋起来,并对组织产生高度认同感,从而获得丰裕的自豪感。

 

建筑与艺术互为关照



宋琛  | 摆渡人艺术咨询 Founder


在所有艺术作品中,建筑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接触最频繁的一种。建筑以其固有的强制性,无时不刻都在对人们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情感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。


©宋琛飞鸟车站


我想我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忘记看到The Oculus—纽约世贸中心交通枢纽时的震撼之情,它的外型很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和平鸽,出自西班牙知名建筑师Santiago Calatrava之手,气势恢宏,寓意纽约曼哈顿遭遇911恐怖袭击后的浴火重生,其中蕴含的人文精神不言而喻!


©宋琛飞鸟车站


 The Oculus耗资44亿美元,建设12年之久,这在如今的中国不可想象——时至今日,处于转型期的中国,它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会,也饱含着各种期望。如果说期望,我想是期盼着出自于本土的建筑师带来更多富有人文精神的建筑,无论它属于建筑与艺术关照的哪一个层面。而这,又会是西西弗斯的宿命吗?


©宋琛飞鸟车站


羊盟世界行第6期考察已然成为过去,团员们的个中体会却历历在目。“大家对国外设计机构的分享,对优秀案例的观察、体验和细节材料考察之细致,让人动容。管理团队如同管理企业,团员的进步就是我们最好的动力”,学术领队彭勃说到。


一次带有思考的旅行,使我们在纷繁反复的工作中得以喘息,亦使我们在清理了富余能量之后输入新的创意,这是设计师这个职业最特别之处。


羊盟携手广州图书馆创意设计馆举办的“北美城市三面观(上下集)”系列回顾将于近期推出,后续羊盟将举办更多北美行团员分享会,以设计的角度深入剖析北美城市更多北美行精彩分享,敬请关注羊盟公众号。


世界行花絮



点击图片查看更多往期资讯


羊盟·交流 | 北美设计企业发展启示录


羊盟·交流 | 中外企业家共论设计国际化的未来之路


羊盟世界行北美站 | 我们今天出发啦!





广州市空间设计协会 版权所有
扫码关注我们